Nature封面:石墨烯“复印机”,半导体膜制备新玩法一花一世界回忆如同破碎的琉璃,粉碎在明媚的幽蓝里

生又逢时,便如何-爱情滋味-散文-好心情原创文学

让我最感动的一件事作文
时间---似水流年
唯美图文:不要等到暮雪残冬,才想起俯拾繁华,且行且珍惜。
生又逢时,便如何类别:爱情滋味  作者:书洛[个人散文集] 编者按:青春的时光里,破誓原来是那么容易的一件事,没有焚之一炬,却也是似晴雯般偏生就了喜听撕毁的快意,最后那些横折撇捺都化作了我一身素衫青丝下的轻雪一场,太过细碎,连捡拾敛取的机会都未曾留给自己。已经离伤,何故再来,如若尘定,偏历历在目,还是不舍,那太美好的初会遇,以及不真实的相伴。叹如何,如之何,如何之。  又相见,从来未曾预期,血涌与尘嚣,是最初相离时的想象,而今,全然静的疏离。谁还带着面上孩童得逞般的讥诮,那倒是像极了旧时悬于风中的我的呼啸。谁的身侧有了影的跟从,你还在探看着,而我,却忘了张望。  时光,早将一切拘谨了,就如再不会滂沱的记得旧时的歌,旧时的懂与不懂。只是蘸墨而行来,似是字间常隐现了浴火的影子。你却未生成一双行医的手,未能将这些听诊而通晓,就如你最初的隔墨行相望一样,依然,不懂得这字里行间的栽植或是成果。  就如我始终不懂,缘何,乐声可以裹着生命,聚与别,常常以音色相送。这依然是你的习惯吧,是以,这番的乐声响起,似在点滴或是肆意地提醒着,我曾经的旧时。静聆,似认真,似疏忽,时而被你误认为我沉睡着而轻推示醒,我浅浅道一声:听着。  是的,听着。只是听着。足步无绸舞的兴起,素手亦未曾撩起捧弦的意,那些旧时在乐声里的欢然,早已不知何时的固执成了沉默。或者,就像我旧时曾经屡屡仓惶提笔,点润偶尔被你唤起的忧喜,而今我已每每墨笔流畅,安泰随意一样。那些年少的紧张与局促,已被流光偷换掉,和了分别后的酒,疏散在了因沧海桑田而囚禁的梦里。  音乐未歇,似乎是你的不想停歇,任它一直从旧昔流过今时。我亦无法坦白的提醒,还是这边拈指,那边倾听,目光却早越了窗而专心的读街上看不清的尘攘。你的问询,听着,似仍在旧时的岁月里未曾成长,七情上面般,誓要声讨出我旧时的那些言语。可是,那些“你开心即好”“什么都已不再重要”若而今说出来,我怕自己都会取笑。多少载的青稚了,早已不适合安置在我淡了色的唇间,启皓齿,怕也只落得个无声。  世间这般的故事,大抵都是类似的过程和结局。青春带笑无痕时相识,而后决意渡水,弱水之上,泛舟簇簇,于是,会忽略了最初的那片帆色。仅只一两个渡口,便做了此番相遇后的岸。分开,有些绝然,我宁徒步而行,而你继续江上,方向偏离,渐渐人渺。那时,惊惶得以为就此体无完肤,且还常常静夜悼着你的泛歌相送。我一直感谢且心怡地接纳时光,不因它让我丝丝见苍而有半分的恼它。因它,朝来夕去里,再浓的尘起,亦会沉寂。尘归尘,土归土,于是,我便将一切都安放在了合适的地方,那些涕意也都跟从着扬洒或是埋藏。  忽而,看到你递将过来的那一页章,你没有说话,因你明知,我们都会清晰记得,只要是还认得彼此,便不会忘。最初识你时的那一曲吧。我的轻哼,你的弹唱,而后,成为我们之间每次欢乐时的演绎。你始终都不知晓,它,亦曾多少次在我的泪河中任意如泉眼般翻涌,而后扯动无数片失了眠的涟漪。那些涩如青梅般的泪啊,曾经完好的无毒无伤,却因它而学会了侵占青春的脸庞。因挥霍得太早太恣意,如今微微带痕的轻皱里,欲寻都再也寻不到,挂尘了,却也只能以清水相濯。  你的手间,是一张如此崭新而清晰的纸笺,音符似我行笔时偶尔会滴下的墨点,而那些轻启飞扬的字啊,那样熟悉,依然,那样令人看了心生喜欢。一直不能忘那样淋漓的字体,不过刚硬,不现腻柔,那时,总在你身旁缩了握笔的手。那些最初讨来的字迹,曾经是我日日夜夜悬挂起的羡慕还有投入。素宣被夹封得平整,与那张最初的音谱成为我曾经发誓的不弃。现在想来,亦觉可笑。青春的时光里,破誓原来是那么容易的一件事,没有焚之一炬,却也是似晴雯般偏生就了喜听撕毁的快意,最后那些横折撇捺都化作了我一身素衫青丝下的轻雪一场,太过细碎,连捡拾敛取的机会都未曾留给自己。  看这一页你递过来的平展,眼底微笑略起,旧时的心意再如何被如新生般亮起,都敌不过时光的卷折。不仅仅这一页纸素,更有那本青春的读卷,不知都过了多少当时的出版日期,且因那时的仓促,并无任何收藏的价值。你为何看不到,如今,对面的这人,连表情都已经整束,不是刻意,而是,真的流于了时光。  幸而,你短暂离开一下,给了我离座的良机。是,我是固执,但却也怯懦,终是无法面对着你亲口说出:我们应该离去,各自离去。还是怕见你的不快乐吧,就如旧时一样。终究,有些心情还是永久的留了下来,给你的,只是,不会让你发觉。  在你的背影之后,我转身离开,投入到我向往了好些时候的室外的尘起和阳光里。身后,那些乐声还在响起,像你的某些依然单纯的坚持。你将音乐,一直附在你的生命里,或者你也想将我附在你的生命中,或是曾经的我或是现在的我。只是,你忘记了,那些个让我们成长了的理由。  那阻隔你我的门,关闭。恰似我们注定的结局,湮眷,留白。
责任编辑:Nature封面:石墨烯“复印机”,半导体膜制备新玩法